意大利累计确诊超13.9万例 死亡人数仍是全球最高


留在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要继续在收费站上班,“免费不免服务”,他们需要对收费站的各种设施消毒,在地上铺沙袋再喷84消毒液,便于清洁车辆轮胎;根据进出城的物资车辆、救援办公车辆的数量,调整开放车道的数量。有时候,还配合来此卡点检查的警察进行测温、登记信息等。

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,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。

但她需要去医院照顾生病的家人,“全副武装,心里都是吊着。”口罩是老早就被提醒要戴,防护服则是从超市买了雨衣来替代。

来之前,他打听了进出武汉的各种政策和要求,也做好了准备:实在不行,就让堂弟把药送到高速口交接,他不进城。

这是距武汉市中心30公里左右的京港澳高速“武汉西”收费站,也被称为武汉的西大门。

2020年4月6日0-24时,江西省新增宜春市报告湖北省输入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1例。该病例属湖北省黄冈市人,3月30日持湖北省健康绿码由其亲属驾车从湖北省黄冈市送到宜春市返岗,在返岗工作单位进行自我居家隔离观察。4月5日返岗单位委托第三方检测机构对其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,结果为阳性,即由专车转运至宜春市定点医院隔离医学观察和治疗,全程闭环管理。4月6日,经专家组诊断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。其密切接触者已按规定集中隔离医学观察。

王彩霞是湖北监理人,一直在海南工作。春节前两三个月,因为家人生病在武汉住院,她也临时租住在武汉。

“武汉西”管理所里像韦皓月这样因为武汉封城而被滞留在外地的人,大概有三分之一。还有一部分人则被留在了武汉城内,其余的人就住在了管理所的宿舍。为了安全,他们彼此也都禁止流动。

她本打算大年三十回家过年,但此前一天,武汉宣布了“封城”。

王彩霞说,“封城”后最大的不变就是买菜。“因为病人需要新鲜食材,很多地方买不到。”因此,疫情期间她最大的感动,就是社区里开始给她们这些滞留人员送菜。